秀才腐儒書呆子

秀才腐儒書呆子       作者: 張子,Ph.D, 綠林大學

中國傳統上有一種非常強烈的〝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〞的偏見,認為一個人的價值是建立在讀書成績的好壞而定。

如果一個小孩子在學校考試成績優良,然後能進名大學再能混個博士學位,那就光宗耀祖了。若是某人能在千萬人參與的全國考試中考到狀元,那更不得了,連在族譜裡都要大寫特寫,讓後代子子孫孫都能以此誇耀三百年。
 
以這種成績掛帥的標準,在中國社會地位排名上,照理說讀書人的地位,應該是高高高在上的,所以不是常說〝士農工商〞嗎?顯然讀書人職業排名上是高居榜首的。但有另一種排名則是〝兵農工學商〞,讀書人的地位連降三級,這還不算,更糟糕的是:一個元朝職業等級制度是〝一官,二吏, 三僧,四道,五醫,六工,七匠,八娼,九儒,十丐〞。讀書人的地位居然比娼妓還要低一級,只比乞丐高一點,情何以堪?這是怎麼回事?
 
這其中的原因不外有三:
 
一)吹噓讀書人地位高的人,只是讀書人自己罷了。
 
二)讀書人裡有一群〝四體不勤,五穀不分〞的腐儒,成天自命清高,不食人間煙火,不識人間疾苦,成天躲在象牙塔裡自我陶醉。手無縛雞之力,灑掃應對沒禮貌,不會察言觀色,不識相,沒有生活智慧,自私自利,不講道德,沒有信用。成天只會高談闊論,巧言令色,但一遇到邪惡不義的人跟事,便縮頭縮腦做鄉愿,所以才會被兵農工商文盲等人所鄙視。
 
三)讀書人整天就是死讀書,讀死書,把所有的科目內容和答案都背得滾瓜爛熟,但是對於所學的東西既不懷疑思考,也不經大腦融匯貫通,整個學習過程就像一個覆印機那樣垃圾進,垃圾出,最終的目的只是考完秀才,再考舉人,考完舉人再考進士。這種以科舉掛帥的流毒,在中國世世代代一直流傳下去,直到今天還是一樣,處處是分數至上,名校唬人。 讀書人都讀呆了,在做人處世方面反而比不上娼妓,至少娼妓從學作買賣的經驗裡學乖了,絕對不會像書呆子那樣食古不化,死腦筋,這也難怪有〝八娼九儒〞之說了。
 
古人說:〝秀才造反三年不成。〞毛澤東說:〝古人說少囉!不要說三年,三十年, 三百年都不成。〞當然造反革命不是人人都能幹的,也不是經常在歷史上需要的,畢竟〝革命不是請客吃飯,而是流血暴動。〞三五百年來一次革命都嫌多,因為每一次都會造成死傷無數,誠如曹操詩中所說的〝白骨露於野,千里無雞鳴〞,那不是比造反更慘嗎?所以我們罵秀才造反三年不成,實在不太公平,因為如果無賴流氓成天造反,老百姓豈不早完蛋了?
 
然而當天下大亂或國家有內亂外患難時,例如黃巾造反,黃巢作亂,太平天國,八國聯軍,日本侵略時,讀書人就變成了道道地地的百無一用是書生了:因為書生上不能領軍,下不能殺敵,頂多就是寫寫文章,呼籲別人勇敢犧牲,為國捐軀的嘴上愛國罷了。要不然次而等之的,就是夾著尾巴逃難,逃的愈遠愈好。更等而下之的,就是去做幫凶漢奸一類了。
 
要想教育目的一個人不光是做個秀才,更應強調如何避免教育制度讓一個秀才變成一個腐儒,或一個書呆子,那麼教育必須強化德,智,體,群的四育並進,其中德育比智育還應優先,而體育和群育更不能忽略。在家庭中與學校裡要鼓勵孩子學習禮,樂,射,御,書,數六藝,日常生活中要教導每個小孩如何灑掃應對,懂得禮貌,重視公德,培養文化素質,指點小孩學會察言觀色,識相,除了有知識以外,還要吸取生活常識,避免自私自利惹人討厭。強調孩子身體要鍛鍊好,學習武藝,培養尚武兇悍的精神,不怕事不屈服,勇敢進取。
 
中國歷史上從來不缺少酸秀才,笨秀才,其中更是腐儒鄉愿和書呆子遍地開花,中國最需要就是教育文化思想的徹底革命!